跳到内容

社会工作在多元协同治理中做什么、怎么做

多元协同治理的基本特征

社区多元主体协同治理是在特定规则与场景下,多元主体各自发挥优势、共同参与,实现积极协同联动,从而实现资源要素活化、主体参与最大化、共建共治共享的局面。通过各地“三社联动”实践和学者的研究,可以发现多元协同治理有三方面基本特征。

一是多元性与主导性,强调参与主体的多元性和政府的主导性。“三社联动”除了社会工作,更有社区“两委”、社区居民、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等多元参与力量,而政府作为多元中重要一核,通过党建引领、政府购买等形式影响着“三社联动”的实践机制。

二是互动性与正式性,强调参与形式的互动性与互动规则性。一方面强调参与形式是一种平等合作、开放共享的互动方式,多元主体联动实现沟通、协商、合作、共享,另方面互动形式离不开规则的制约、多元主体的互动有着明确的角色定位和职责分工。

三是公共性与动态性。公共性突出协同治理以公共利益为目标导向,“三社联动”关注基层民主协商、公共服务供给、特殊居民关怀和公共问题治理等,动态性强调公共利益实现过程是不断变化发展的,如公共议题内容变化、参与主体数量变化、互动参与形式变化等动态发展,“三社联动”也在实践中发展。

多元协同治理面临的困境

虽然"三社联动”在社区治理创新中取得不错的成绩,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基层社会治理中多元主体参与不足的突出问题,但其运行机制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

一是主体困境,即多元主体有名无实。在长期以来政府生导的社会管理模式下,社区参与力量逐渐弱化,形成“等靠要”思想,社区参与的角色模糊化与低硬化。而“三社联动”的协同治理模式则呼吁参与主体的多元化与共建共治共享,模式转变不仅需要观念转变,能力提升,渠道畅通、制度支撑,更需要实践积累与时间沉淀,因此多元主体治理共同体还未完全形成。

二是能力围境,即参与主体有意无力。居民是社区治理的重要力量,有热情有干劲的社区居民、志愿者并不缺乏,但是对熊力培养和意识提升的忽规、制约了参与主体的意愿与能力提升、进而最多响了参与的广度、深度和有效性。

三是平合困境,即农与梁道有量不畅。社区的公售栏、接待日、社区活动等是居民参与社区事务与社区建设的渠道,但自上而下且行政化色彩浓厚的参与方式容易造成主体地位不平衡、资源不平等。

四是制度困境,即滞后性与模糊性。与多元主体协同治理相配套的制度还未完全建立起来,存在制度滞后性与模糊化的失范困境。滞后性与模糊化直接导致多元主体参与路径不畅通、参与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进而出现共治理念筑围营造不够、共建运行机制受制约、共享成果获得模糊化等问题。

社会工作在协同治理中的双重功能

重庆市江北区铁山坪街道唐桂社区于2013年11月批谁组建,占地面积约3.25平方公里,以农转非安置小区为主,社区居民大多是农转非,相互之间联系不紧密、综合素质不高、文化生活较为贫乏、公共空间环境有待改善。重庆新扬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参与社区治理,发现唐桂社区同样面临着主体、能力、平台和制度四方面的治理困境。首先,虽然治理主体是多元的,但主要依靠社区居委会的党建引领和社工机构的专业引领发挥作用,社区居民、物业公司、驻区单位等其他主体参与性不够、游离于社区治理边缘,其次,社区居民大多文化水平较低,物业公司缺乏市场服务意识,再加上这些主体缺乏社区治理经验与能力、有心无力,再次,社区治理仍然依靠传统上传下达沟通平台,不利于各类主体主动、平等地沟通合作,最后,没有形成如协商议事流程规范、多方联系会制度等促进多元协同治理的制度。

那么,社会工作在“三社联动”协同社区治理机制中粉演何种角色、发挥什么功能才能更有效地促进多元主体协同治理,破解治理困境呢?社会工作是“三社联动”的重要力量,作为一种在价值伦理、行动方式、干预技巧、间接设置等方面拥有完备专业体系的方法和技术,社会工作是现代社会包含了强烈现实使命感的一项重要的福利性和专业化的社会行动。

作为“三社联动”工作体系中的关键力量和重要环节,社会工作一方面本着最初形态着眼于服务特殊人群,利用专业方法和技术,帮助有需求或者困难的人们,另一方面社会工作的服务对象扩大化,不局限于某类服务对象或者解决某类公共问题,更重要的是把社区本身及其他治理主体列为关注对象。社会工作在“三社联动”中是“联”的重要节点,其任务从专业支撑到独特协同进而促进多元主体的横向联动和纵向联动。因此,社会工作从微观、中观和宏观层面在“三社联动”中既发挥专业支撑作用又发挥协同构建作用,具体表现为专业服务和治理建构双重功能。这两个功能在实践中往往是彼此衔接或交织在一起的,无法割裂,共同交叉发挥作用。

结合唐桂社区的社区治理实践,笔者提出社会工作在“三社联动”中的双重功能发挥及其实施策略。

第一,专业服务功能及其实施策略。专业服务功能简单来说就是指社会工作作为专业力量直接为服务对象提供服务的作用,社工多作为专业服务提供者和社区照顾践行者。在唐桂社区治理实践中其表现是多层次的,就社区服务内容而言,社工关注居民文化娱乐活动、公共事务协商议事、公共空间环境改造等公共利益性服务;就社区服务机制而言,“三社联动”采取项目制,通过政府购买方式引人专业服务力量实现政府服务、专业服务和互助服务融合;就社区服务专业而言,社工运用专业理念和手法开展个性化服务,尤其是面向社区困难人群,社工更多从心理疏导、能力建设、行为矫治、社会适应、矛盾调节、帮扶解困等方面完成专业目标。

在社区治理前期,社工着重发挥专业服务功能,从社区“两委”、社区居民、物业公司、驻区单位等治理主体的服务需求人手,开展大量的、多样的、有针对性的专业主题活动,在满足服务对象需求的同时,激发其他治理主体的参与意愿,逐步将治理主体拉到社区治理的舞台上,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治理主体困境。

第二,治理建构功能及其实施策略。治理建构功能是指社会工作不仅作为治理力量之一参与多元治理,同时还作为专业支撑促进多元主体协同治理机制的形成,这项功能尤其重要和关键。社工在唐桂社区治理实践中,具体扮演了如下角色。

一是社区治理践行者,作为一支专业力量着眼于社区公共需求满足和公共问题解决开展专业服务,促进社区建设。

二是社会参与赋能者激发与培养各方主体的参与意识,提高参与能力、破解能力困境。比如针对社区市民活动中心的公共清洁问题,倡导热心居民参与讨论,带领居民开展主题小组活动、初步形成“爱洁”志愿者组织,开展以积分银行为激励的公共清洁行动。社工倡导和带领居民有组织地参与社区自治、自我服务与互助服务,提升居民作为参与主体的意识和能力。

三是社区社会组织孵化者。唐桂社区原本只有一两家社区社会组织,且不活跃。社工采取培育和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方式,逐步促进居民以组织化方式参与社区治理,初步形成文娱活动类、协商议事类、环境保护类、便民服务类等四大内容的十几个社会组织,如星月艺术团、百姓议事管家、爱洁志愿者组织、360度便民服务联盟等。

四是社区资产联结者。社工搭建参与平台,促进街道级社区治理服务平台建设、成为社区治理与服务的“枢纽中心和“资源集散地”。服务平台下设以公共事务协商为内容的“百姓议事厅”,以居民文化参与为内容的“百姓大舞台”等,破解治理平台困境。

五是资源链接协同者。社工作为第三方发挥灵活性特点,最大程度地调动政府部门、街道社区、社会力量和市场主体等多主体参与。

六是社区治理研究者。社工边行动边研究,通过打造品牌项目、凝练服务流程等,明确参与主体的合作机制和服务模式,不断深化“三社联动”的实践路径。

作者单位:陈仙歌,重庆科技学院;何彬,重庆市江北区铁山坪街道办事处)

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