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对认知症老人的社会工作介入策略

中国社会工作

佃乾乾

认知症,又称脑退化症、失智症,俗称“老年痴呆症”。认知症患者表现为日常生活能力下降,逐渐不认识配偶、子女,穿衣、吃饭、大小便不能自理,有的还伴有幻觉、谵妄、游走等行为问题,给自己和周围的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烦恼。深圳市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自2008年开始关注认知症群体,2016年发起“认知症非药物干预支援计划”项目。该计划执行至今,受益人群超过2万人次。下面笔者基于该计划的实践,从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三方面对社会工作介入认知症老人服务的经验进行归纳和总结。

对认知症老人的个案工作介入策略

对认知症老人进行个案社会工作介入,服务对象主要是认知症老人及其照顾者。社工在接触认知症患者家庭的过程中,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评估及提供相应服务。

认知功能和自理能力。社工要了解认知症老人是否已确诊,医院的诊断结果如何,简易精神状态检查量表(MMSE)、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MoCA)、画钟测试等与认知功能相关测评的分数,目前生活自理能力情况,以及在延缓认知退化方面是否作过一些尝试、是否有一些经验等。如果老人没有确诊但确实有认知退化迹象,可由接受过量表培训的社工进行认知方面的筛查评估。筛查评估时,社工应向老人解释量表仅用于筛查,不能作为诊断结果,如果想要有更明确的结果,最好到医院进行专业诊断。除此之外,社工可以为老人提供认知、生活能力方面的训练计划和活动。

社交。社工应了解认知症老人的家庭系统支持情况、老人与家人的关系如何,以及其社会支持网络情况、外部是否有相关的资源、是否获得了政策方面的支持等。如果认知症老人在这些方面有所欠缺,社工可以在家庭关系、社会关系、政策方面进行介入,帮助其增强家庭支持和社会支持网络。

慢性病控制。高血压、糖尿病、抑郁症等慢性病已被证实对认知症的恶化有影响,因此,控制慢性病对延缓认知症进程有重要意义。社工可以协助认知症老人的照顾者为老人制订慢性病管理计划。

运动习惯。适度的运动对认知、情绪都有正向促进作用。社工可以了解认知症老人在运动方面有哪些习惯、比较喜欢做哪些运动。如果老人平时没有运动的习惯,社工可以建议老人从每天的散步做起,渐渐养成运动的习惯。

保持娱乐爱好。社工可以了解老人平时有哪些娱乐爱好,尽可能地保持他们对这些娱乐活动的参与。

居家防跌。对居住在社区中的认知症老人,还需要特别留意其居家环境的防跌倒情况。社工可以观察其居家环境中是否存在跌倒的风险,如确实存在风险,可以链接相关资源为其进行适老化改造。

照顾者关爱。认知症老人的病程可持续十余年之久,给照顾者带来不同程度的身心压力。社工可以评估认知症老人照顾者的压力及资源,为照顾者提供压力舒缓、喘息服务、情绪支持、资源链接等服务。另外,有些认知症老人还存在暴力行为,而认知症老人大多是由其伴侣照顾,照顾者的人身安全也是社工需要特别留意的。

对认知症老人的小组工作介入策略

对认知症老人进行小组社会工作介入,服务对象也是认知症老人及其照顾者。小组工作适用于轻度和中度的认知症老人,目的是刺激老人的思维能力,促进其社交互动。小组中各项活动设计的难易程度应根据所招募的认知症老人的患病程度来调整,活动不要过于注重训练的效果,而应该将重点放在老人的参与上,多多鼓励他们,切忌让他们在活动中过于受挫而抗拒参与活动。社工为认知症老人及其照顾者开展的小组通常有怀旧治疗小组、现实导向小组、音乐治疗小组、园艺治疗小组、照顾者支持小组等类型。

怀旧治疗小组。怀旧治疗又称缅怀治疗,是借由对过去事物及经验的回忆而达至缓解病情的一种治疗模式,多采用团体方式进行。社工可根据认知症老人的患病程度对小组活动内容进行设计,一般是设计5节以上的活动,每节活动可以设置一个主题。可以按照生命阶段(如童年、青年、中年、老年)或按照生命中的重要轨迹(如我的朋友、我的婚姻、我的家人、我的工作、我的爱好、我的成就等)来设置小组活动的主题。

现实导向小组。现实导向小组是要对认知症老人提供认知和社交训练,这些训练内容与老人的现实生活相关,因而有助于延缓其生活能力的退化。社工在此类小组中,可以设计一些包括方位、日期、钱币计算、语言复述、交通乘坐、社交活动、感官(视觉、嗅觉、听觉、触觉)刺激等方面的游戏。

音乐治疗小组。音乐治疗小组是通过音乐等方式对认知症老人进行治疗。社工在音乐治疗小组中可以设计简单乐器的敲击、音乐欣赏、歌曲聆听、歌唱等内容。

园艺治疗小组。园艺治疗小组是借由实际接触和运用园艺材料等对认知症老人进行治疗。社工在园艺治疗小组中可以设计园艺种植工具介绍、制作盆栽、观察植物生长过程、分享感受、反思生命等内容。

照顾者支持小组。照顾者支持小组主要面向认知症老人的照顾者。社工在照顾者支持小组中可以设计认知症的护理技巧、压力缓解、自我照顾等内容。此类小组最大的难点在于,有的认知症老人家庭照顾压力比较大,照顾者虽然有获得支持的需要,但因无其他人可以代为照看认知症老人而无法参与小组。对此,解决方案有两种,一是在开展照顾者支持小组的同时,提供认知症老人的托管服务,让照顾者可以安心参加小组;二是开展平行小组,即同时开展两个小组,让照顾者和认知症老人分别参与,两个小组根据需要设计相应的交叉互动环节。

对认知症老人的社区工作介入策略

益智游园会。益智游园会主要面向院舍或社区中的认知症老人。其活动内容可以包含各类感官刺激游戏、认知游戏、趣味运动等,活动难度根据认知症老人的能力进行设置即可。

社区教育活动。社区教育活动的目的是倡导社区居民形成关爱认知症老人的意识并采取行动,让居民接受相关信息而改变关于认知症老人的思想和行为。社区教育活动不拘泥于某种形式,只要能吸引公众关注即可。比如目前认知症俗称“老年痴呆症”,而“老年痴呆”是带有歧视性的词语,社工在社区教育活动中可以倡导公众使用认知症友好化的语言来代替“老年痴呆”。社工还可以采用公益广告、社区大型活动、体验式活动、教育性质的工作坊等形式开展社区教育活动。

近年来,认知症患者的数量在逐年攀升,社工在非药物干预方面可以进行很多探索,上述内容只是提供了一些参考。认知症的病情目前是不可逆转的,因此,为认知症老人提供延缓症状的服务持续时间较长,见效也较慢。社工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也要做好心理准备,避免给自己和认知症老人太大的压力。

(作者单位:深圳市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

来源:《中国社会工作》2022年7月下刊,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