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红领巾小小楼栋长”为社区治理添活力

中国社会工作

钟韵雯 赵佳丽

项目背景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四唯街道袁家社区是典型的老旧社区,现有居民2093户4360人。由于房屋老旧、户型狭小,中青年群体因工作和生活需要另寻住所,导致社区独居、空巢老人较多。袁家社区属于沈阳路小学对口学区,社区中多是城市留守家庭,平日里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2021年5月,武汉市江岸区佳益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承接了江岸区“红领巾小小楼栋长”品牌系列项目,在为青少年提供社会实践平台和机会的同时,发挥地域优势,整合社区资源,探索“家校社”联动模式,助力“红领巾小小楼栋长”(下称小楼栋长)从力所能及的小事做起,参与社区事务。袁家社区的居民社区参与也有了新的活力。

服务过程

儿童社区参与能够促使儿童融人社会、服务社会,在塑造儿童人格、提高其生活质量的同时,也有利于整个区的发展。项目建立了多方协同机制来满足儿童的社区参与需求:江岸区团区委负责活动整体统筹协调;江岸区市域治理专班负责活动内容指导;学校负责学生的通知联络;社区负责活动场地和现场协助人员的协调配合;武汉市江岸区佳益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具体服务活动的筹备、执行及宣传展示,为儿童社区参与赋能,促进儿童青少年个人发展与社区发展相结合。

(一)同儿童一起工作:组成儿童参与队伍

为打造出踏实、扎实、务实的小楼栋长队伍,集结一批优秀的少先队员以新的身份和视角开启社会情境,社工联动多方主体,商议出社区推荐、班级选拔、网络宣传、持续推优相结合的成员招募方式,在沈阳路小学和袁家社区招募一批居住在社区、具备进行志愿服务所必需的素质和时间、具有良好的组织纪律性和团队协作精神并获得家长支持的小楼栋长。

社工联合团区委在“青春江岸”发布招募公告,引起上千人关注,经筛选,共有50名优秀少先队员人围。社工这50名小楼栋长按照服务内容细分为红色先锋小组、环保争先小组、家园美化小组、爱心传递小组、“慧”老服务小组和秩序优化小组6个小组,并协助他们在社区建立了红领巾议事站。

社工定期在红领巾议事站开展社会调査技巧及记录培训,引导小楼栋长整理第一手资料,给出思路让他们从资料中分析得出社区存在的问题及改善计划。同时,小楼栋长队伍通过自荐、推荐、选举等方式产生议事长、副议事长、秘书长,负责商讨每月社区治理议题、社会调查主题与分组等队内工作,定期进行岗位轮换,充分挖掘队伍的潜能。

队伍正式成立的那天,社工以端午节主题活动为切人点,指导孩子们参与社区服务。一些小楼栋长亲手制作节日香包,为社区工作人员、高龄老人和居民送去祝福。还有一些小楼栋长拿着铲子、垃圾袋和垃圾夹跟随社工清扫楼道,以实际行动种下服务社区、传承志愿服务精神的种子。

(二)与儿童共同决定:社区儿童议事

社工如何引导儿童参与社区事务?在项目推进过程中,社工指导小楼栋长结合武汉市“两创一管”热点(“两创”即推进全国文明城市年度测评、国家卫生城市复审,“一管”即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工作)、青少年阅读习惯和书籍来源以及社区独居、空巢老年人服务需求展开社会调查。

每次进行社会调查前,小楼栋长都会在活动阵地一红领巾议事站接受社工的培训指导,随后集结出发前往社区人流量较大的地方,社工全程陪伴并适时鼓励小楼栋长向居民调査问题,增强其自信心。调査结束后,小楼栋长再带着问卷和数据回到红领巾议事站,结合自己掌握的资料交流彼此的想法。在必要时,社工会引导小楼栋长从数据中发现问题,通过内部讨论形成具体建议。

为提高小楼栋长们社区参与的积极性和责任心,社工带领其参与了袁家社区2021年上半年居民代表大会,与社区骨干一起商讨社区事务。小楼栋长现场汇报了前期安全巡査时发现的废旧衣服乱堆乱放、车辆停放在消防路口、被子在电线上晾晒等充满安全隐患的问题,并倡导居民文明晾晒、规范停车等文明行为。面对小楼栋长的劝导,居民连连点头,更容易接受,也更乐于及时纠正自己的行为。

(三)由儿童开展服务:儿童参与得到居民认可

“先有需求,后有服务”。2021年9月底,小楼栋长在社工的带领下探访了社区10户独居、空巢老人,并展开社区老年人服务需求调查。小楼栋长经过分组讨论总结,发现老人有陪伴、改善生活质量等需求,于是计划以爱心义卖的方式筹集资金给社区的爷爷奶奶们送去一份特殊的重阳节礼物,并就爱心义卖的各类事项进行分工。
在重阳节前夕,社工协助小楼栋长将红领巾议事站布置成义卖活动现场,小楼栋长拿出自己闲置的玩具、图书、文具等摆上“货架”。他们有的负责在户外招揽人气,有的负责介绍义卖商品,来往的居民被感染,纷纷走进红领巾议事站支持他们的爱心善举。

义卖结束后,社工趁热打铁协助小楼栋长作活动总结,大家一起商讨义卖金的具体用途,最后得出一致意见:为社区老人购买生活必需品,同时进行防诈骗宣传,提高老年人的安全防范意识。为确保重阳节上门探访时可以流畅地向老人讲解,社工还链接武汉警官职业学院的老师为小楼栋长进行防诈骗宣传培训。小楼栋长认真学习,为守好社区爷爷奶奶的“钱袋子”做好准备。

重阳节当天,社工携手社区在法治广场举办了一场热闹非凡的老年人集体生日会。小楼栋长以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为老人表演了准备许久的文艺节目,还提前用义卖收人购买了鲜花和米、面、油等物资送给过生日的老人………小楼栋长们以实际行动获得社区居民的认可和赞许。

服务反思

“红领巾小小楼栋长”结合“两创一管”我参与、“阅读习惯”我践行、“敬老助老”我传承等社会调査主题,通过“接受培训、开展调查、协商解决办法、发起倡议、开展服务”的方式,开展了文明宣传、环保争先、扶贫帮困、爱心公益等相关服务,获得了社区和居民群众的高度认可,青少年的社会责任感也逐渐加强,但也存在一些不足。

首先,青少年社区参与的知行矛盾。社区既是青少年生活的主要空间之一,又是青少年实现社会化过程的主要场所之一,但是目前我国的青少年社区参与仍显不足。一方面,当前的绩效考核体系与繁重的学业负担严重影响了青少年的有效参与。家长和学校尽管明白社区参与和社会公益活动可以促进青少年的社会化发展,但是为了考试分数和升学目标,家长和学校仍会选择让青少年专注于学习和考试。另一方面,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青少年群体出现社会交往泛化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青少年社区参与的知行矛盾。基于此,社工要考虑借用合适的服务项目和合理的活动设计来提高青少年的实际参与行为,实现有效参与。

其次,青少年所在家庭社区参与的积极性有待加强。家庭既是社区基本单位,也是青少年生活的重要场域。学校积极鼓励青少年从事社会公益活动,家长的社区参与意识也到位,青少年参与社区组织的活动就会比较积极。相反,如果家庭社区参与意识不到位,学校又没有参加社会公益活动的倡议和要求,青少年社区参与意识和动力就会不足。因此,家庭社区参与的积极性直接影响到青少年的社区参与度。

社工要考虑如何运用活动策划及选定合适的活动时间,如爱心义卖活动等,直接或间接号召整个家庭参与,这样既可以改善家庭成员的内部关系,又可以促进青少年及其家庭参与社区事务。

基于此,在今后的服务中,社工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抓住青少年“拔节孕穗期”,为其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第一,建立青少年社区参与的协同机制。可以探索以社会工作为服务载体的青少年社区参与。专业且稳定的社工队伍保证了青少年社区参与的质量,同时按照“家校社”的行动模式,可以充分发挥社区党委的主导作用,调动青少年所在家庭及其学校参与社区事务的积极性。在该项目实施过程中,社工一以贯之地执行此协同机制。

第二,加强社区领袖作用。社区领袖是社区的骨干成员,可以是社区居委会主任、社区群众性组织负责人、社会组织负责人,也可以是机关事业单位中热衷于社区事业的领导、社区商业组织负责人等。在该项目实施过程中,社会工作者、社区书记、社区居委会主任、楼栋长、老党员、志愿者等皆作为袁家社区的社区领袖,去促进社区活动的开展,为推动青少年社区参与创造条件。

第三,打通青少年社区参与路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适时引人受社区认可和信任的社会组织,盘活社区中的青少年人力资本,是提升青少年社区参与的高效渠道。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社工本着以人为本的理念,以专业知识与理念,增强青少年社区参与的意识、知识与技巧,培育了一批热衷于公益服务的青少年,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社区居民更关注自己的社区。